影印度日(七)| indiary-07

Saturday, March 28, 2009 | |



洛奇建議我們住他朋友的酒店之外,
還介紹他朋友的駱駝沙漠之旅配套,
但咱領教過酒店招數后決定自己找。

唯一的希望就是根據孤單星球資料,
找到了較有信心和價錢實惠的旅店,
至少放滿桌的世界各地名片是保證。

辦完手續和繳了旅費后我們就逛逛,
順便買紗巾和長袖麻衣擋陽光和沙,
購買完后都已是傍晚的晚餐時間了。

坐在餐館外叫了碟雜菜炒飯和果汁,
結果用了整一個鐘頭來等那碟炒飯,
就和旁座的政治老教授談天聊印度。

突然有輛摩托駛近停下原來是洛奇,
他問我們明天駱駝沙漠之旅的時間,
咱就叫他明天休息一天后天才接咱。

當他知道我們拿了別人的駱駝團后,
馬上就轉身跑去摩托那里又回頭說,
其實你們拿的那個團是便宜的賤團!

我和洋紅兔倆四目相望有點呆弄了,
看見洛奇氣憤的樣子就知道他不爽,
咱笑說其實原本他朋友的就是賤團。

第二天一大清晨我們就起床出發了,
一天一夜的駱駝沙漠之旅啟程了啦,
我的早餐是一片薄煎餅加蜜糖配茶。

今天這團只有我倆和一對法國情侶,
四人坐著吉普車進到了沙漠地區后,
每個人都分得一包水果和一匹駱駝。

咱四人就準備跟駱駝訓師一起出發,
駱駝訓師沒名字那咱就稱他卡麼面,
除了卡麼面還有另一小孩是跟班的。

五匹駱駝六個人一路前進去著沙漠,
游客就一人一匹駱駝卡麼面倆共騎,
且他們騎的是最年輕和未訓練過的。

一路上卡麼面的駱駝都會扭計罷騎,
而我們游客的駱駝都經訓練和成年,
每回扭計咱駱駝就識趣的找樹果吃。

半路休息吃了些油炸的小食加日曬,
我敏感的鼻子因熱氣開始流鼻血了,
我現在真的來到了炎熱的沙漠了呀~

炎熱的中午時分用完了簡單午餐后,
卡麼面建議我們就在此綠洲歇一會,
還說如果我們堅持就依咱繼續上路。

沙漠的小孩都不會英文和知識不高,
看到游客來就只會要求你給東西他,
不理有用與否就連數碼相機也想要!

最后我們都抵達了咱們的目的地了,
咱們四人在沙漠上玩得不亦樂乎中,
卡麼面也在開始準備我們的晚餐了。

吃了一餐難忘而且超好味的晚餐后,
卡麼面說要去沙丘下的綠洲找駱駝,
瞭望那超廣闊的綠洲我們笑了起來。

問卡麼面要幾長時間來找五只駱駝?
他說要兩個小時還叫我們慢慢聊呢,
咱四人還笑說那兩小時是不足夠的。

馬來西亞與法國交流用了近兩小時,
尾末沒話題的時候我們倆就跑開了,
去到對面最高的沙丘上呆坐著閑聊。

因為晚間涼爽緣故肌膚不會流汗了,
咱肌膚都感覺到沙的細膩和冰涼感,
我們倆與酷酷的沙漠已混成一片了。

在閑聊期間卡麼面跑了過來我們這,
輕輕細語的問道是否想試試滾沙丘,
就是睡著從沙丘最高處往下滾下來。

我就樂了因為剛剛我就和洋紅兔說,
我想試試從沙丘最高處往下滾下來,
對于我倆而言這是荒妙狂想的行為。

就在卡麼面的推薦和洋紅兔的配合,
我們將要來一場荒妙的滾沙丘之際,
我因相機錄影不到而建議改在明早。

就醬咱在舒靜的沙漠上與圓寂月光,
集集的星耀和豪邁的笑聲一起度過,
就連法國情侶也好奇問咱發生啥事?

約定了明早凌晨醒來例行咱的狂想,
醒來時已是早上而卡麼面正煮早餐,
一切就像是一場夢般的蘇醒過來了。

問起洋紅兔例行昨晚的滾沙丘約定,
但洋紅兔的理性已與晨陽一起蘇醒,
而我就抱著唯一遺憾收拾行李離開。

晚上的沙漠是美麗潔晶和超誘惑的,
她能撩起您心底里的妄想與瘋狂心,
讓您不理世俗與拋離其理性的支配。

*咖麼面 = camel man

1 comments:

sarika said...

thanks for sharing this one a lot